中国留学网 > 出国移民 > 移民美国 > 递解出境人数创纪录,非法移民美国梦终破碎:正文
搜索

递解出境人数创纪录,非法移民美国梦终破碎

留学快车整理  11-05-10 00:00:00 责任编辑:Alexia 我要评论 选校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

▲联邦移民及海关执法局警官在抓捕犯人。 资料图片

▲联邦移民及海关执法局警官在执勤。 资料图片

联邦移民及海关执法局警官在抓捕非法移民。  资料图片

来自联邦移民和海关执法局(ICE)的记录显示,截止2010年9月30日结束的财政年度里,美国政府先后将39.2万名非法移民递解出境,被遣返者当中有19.5万人是被定罪的犯人,占被递解出境的总人数的一半,这两个数字均刷新了ICE的年度记录。联邦国安部长珍妮特·纳波利塔诺(Janet Napolitano)对此评论说,这是ICE创纪录的年份,这一年他们看到ICE执法达到创纪录的水平。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,非法移民的美国梦则是鲁迅笔下阿Q画的圈——圆不了。

本文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文中的主人翁曾住在法拉盛,在缅街的超市里买菜、在40路的餐馆里买便当、在七号地铁上曾经与你同坐一节车厢。为了保护隐私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。

警官夜半来敲门 户主房客皆惊魂

房东林素素(以下简称林):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把我惊醒,睁眼一看,时钟刚刚指向凌晨3时5分。我披衣起床走到大门前低声问:“谁在外面?”

“移民局警员!立即开门!”门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,口气很硬,容不得人有半点迟疑。

我把门打开,四个男子迅速鱼贯而进。他们将玄关走廊和客厅的灯全部打开,亮晃晃的灯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。来人之一向我亮出证件,随即递过来一张照片给我,问:“这人住在这吗?”

那是一张女子的头像,很面熟,这时我忽然看见画像左下角的英文名字,没错,是她,移民局警员半夜上门来找的人,正是我的房客——方草。

房客方草(以下简称方):我被吵醒了,迷糊进耳到房东在叫我的名字“方草,开开门”,我起身模模糊糊地打开房门,几个陌生男子堵住我的出路。

“你就是方草?我们是移民局执法职员,5分钟以后跟我们走。”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但是无法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我清楚看见他们手中拿着我的照片,或许是我的画像。我来不及判定,但是我肯定,他们没有找错人。

“我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,但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。”我自言自语地说,不知是说给自己听,还是说给我的房东林素素听。

林:闻声方草的话,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:“天哪!她有递解令在身!”

记得往年她来看屋子的时候,我曾悄声问过她的身份,她说已经申请了政治庇护,似乎已经做得差未几了,之后我俩再没提起过这件事。在纽约,特别是在法拉盛,身份题目是个特殊话题,有的地方尽对不谈这个题目,而有的地方则是成天只谈这个题目,例如缅街上那些随处可见的移民顾问事务所。

穿着睡衣的方草转身进屋,来人守在她的房间门口寸步不离。我一直在发抖,公寓里的热气不足。早春的凌晨真的很冷,我裹紧睡衣在玄关内往返踱步,心里七上八下,忐忑不安。

警方执行递解令 情人节感受无情

林:4年前,我租下这套公寓当了二房东,两室两厅的公寓里现在住了4家,共7口人,有搭伙夫妻,也有单身男女。我不知道他们的身份,也不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,我只要求他们按时交房租。我是一个单身母亲,有两个孩子,没有固定工作,我做这个二房东并不正当,但是我需要钱,需要一个廉价的安身住处。

方:我回屋换上平时在指甲店打工的衣服,随手把凌乱的床展整理好。我掀开窗帘看了一眼漆黑的夜空,回头却在镜子里看见自己惨白的脸。我拿上手机和手袋,随手锁上房间的门,就像平时天天往上班一样,十几个小时以后,我又会放工,又会筋疲力尽地回到自己的这张小床上。

我的房间并不是一间正式的卧室,而是厨房旁边的用餐空间,二房东用一块薄板隔起来租给了我,天天我从厨房煤气灶旁边进出自己的“家”。我把房间钥匙交给房东,并把我老板的电话号码吿诉她。“素素,麻烦你帮我照看屋子,天亮帮我打个电话给指甲店陈老板请假。”

【下一页】【尾页】【第1页 共4页】
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
递解出境人数创纪录,非法移民美国梦终破碎:美国,移民,人数,梦终 [来源:互联网]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
专题链接
    登录 (请登录发言,并遵守相关规定)
     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