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留学网 > 留学新闻 > 留学故事 > 石油井架上的留学申请书:正文
搜索

石油井架上的留学申请书

留学快车整理  11-03-28 00:00:00 责任编辑:童斌 我要评论 选校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

我想给大家说说我的故事。硕士毕业后,我就被原单位派至苏北某油田,成为了一名工程师,负责计算油井建设和石油输运的用材量。一个油罐用多少铁皮,一段管道用多少法兰,就是我的工作。不能少算,由于配料不齐直接导致延误工期;也不能多算,国家资源不容浪费。

假如说这份工作,和我现在的专业数学,有什么共通之处,那就是,它们都令我迫切追求精确值。追求数学上的纯粹,也追求人性的纯粹。

是的,在油田艰苦的环境中,或在数学艰深的推算中,人都可以淡忘物欲,沉淀心灵,感受空灵与纯粹。

可能很多高校里的朋友都知道,我国大学的石油类专业在全世界也是首屈一指的。但是新的工程职员,无论在学校曾交出过多么优秀的答卷,来到实际操纵现场,还是要经历一个磨合期。我国地域广阔,每个地区的石油工程,从技术上都有巨大的差异,而教科书,只能给出一个或几个标准的范式,怎么能概括出复杂而又丰富的实际生产。

在油田里,不管你学历多高,职位几何,都必须参加劳动。呵呵,实在不用“必须”,那种热火朝天的氛围,会推动你往搬砖,推土,和工人一起展设装备。无数次,我钻进建了一半的油罐里面,吊在脚手架上,亲手测防腐涂层的厚度,亲手量固定设备的尺寸。油罐里光线幽暗,悄无声息,我却忽然心中涌起无穷浪漫。呵,这里像不像武侠小说里的古墓,而我们这些工程师,就是飞檐走壁的小龙女,小说家对于纯净生活的幻想,竟在泥泞艰辛的工地上,被我们逐一实现。

  秋冬季节,昼短夜长,大家已经没有上放工时间,出于安全考虑,天一亮赶紧上工,天擦黑必须停工。工地上的人手永远不够,几个年轻的工程师兼任了买菜和大厨的职位。有一个星期,大雪封门,没法开工,也没法进镇子买菜,我这个小龙女只好变成黄蓉,给大家烧了6天佳肴,菜色丰富,包括了洋葱炒鸡蛋、大葱炒鸡蛋、洋葱大葱炒鸡蛋……稍待雪停,大家上路铲雪,从驻地到工地,半公里远被我们杀出一条“雪路”,终于迎来重新开工的时候……我站在依旧静默高大的井架前,觉得在以后的人生里,不管碰到什么事,我都会当作一场暴雪,笑着面对。

油建工作中的每一天,都会面临新题目,处理新题目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,我摸着了一点套路,开始尝试着使用了我硕士阶段建立的一些系统模型,来研究实际工作。却发现简化了的模型,无法将现实生产中的各种可能性包括其中。

模型没有告诉我,油田的电缆被偷之前,该怎么测算预留量;模型也没有告诉我,工人集体食品中毒了,该怎么调整工期。

是啊,与人类有关的事件和行为是最复杂的科学,却又是不得不面对的科学。于是,我想到了更宏观的知识体系——数学。

数学就像一杯让人忘掉忧愁的酒,它可以让人忘记微观的考量,用概率描述群体。它可以让人忘记信息的虚假,用渐进寻求妥协。我和几个老领导、好同事交流了自己的一些看法,大家鼓励我珍惜自己的才智和干劲,往努力把更多知识挖回来,变成我们的工具。那时候,我知道了,数学,是我的下一站。

记得那天风很大,又一场暴雪将至,工友们和工程师们连着两天抢工,才把所有仪器收进库房,所有基础设施裹上保护层。午后工地一片宁静,我独自爬上井架,写下了一份攻读数学博士的申请书。就是这份申请,把我带到了伦敦大学学院数学系。

天好冷啊,风那么大,我写了1页纸,话已说完,人已冻僵。我傻笑着爬下井架之前,心里说:让我再看一眼我的油田大地。

我走的那天,工友们拍着肩膀,老乡们叫着“王工”送来大兜山芋,我忍着热泪转头离开,带着热泪来到异乡。这滴热泪,留在心里,叫中国心;流出眼眶,是中国泪。

现在的我,已在伦敦。脱下工装,换回燕服;卸下工包,背上书包;不再画工程图,开始画各种模型设计图。我感受着全新的生活,也感受着留学生里流传着的一句话:出了国,才知道自己多爱国。呵呵,我的爱和思念,就是经常想请大家往油田走走看看。往过那里,一定能感受到生活宽广,自然规律不可抗拒,而人心,可以和生活一样宽广;人力,可以顺应着自然往改天换地。

哲学家罗素说过,三种气力支撑着他的一生(也是很多知识分子的一生):对知识的追求,对真爱的期待,和对人性的无穷宽厚。我想,一个真正懂得爱自己国土和同胞的人,一定已经具备了这三种气力,三种美德。

愿我伟大的祖国越来越好!
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
石油井架上的留学申请书:井架,申请书,石油 [来源:互联网]
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
专题链接
    登录 (请登录发言,并遵守相关规定)
     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